当前位置:主页>澳门永利手机版幻灯片1>资讯中心>

完本小说《未曾相顾年华里》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


时间: 来源: 编辑: 点击: 次 (责任编辑:)
未曾相顾年华里

她是黎家的大小姐,却因替未婚夫顶罪,身陷囹圄。出狱后,她惨遭未婚夫和妹妹的背叛。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失去黎家大小姐光环的她,处处受挫。走投无路之下,一个陌生男人将她拽进怀里:“嫁给我,你会拥有你想要的一切。”“那我需要做什么?”“生二宝。”“大宝都没生过,哪来的二宝?”“妈妈,我就是大宝。”谁能告诉她,这个奶声奶气抱着她大腿的小萌宝是谁?未曾相顾年华里


第1章 让你下不来床
盛夏,骄阳似火。

西城郊区某女子监狱沉重的铁门被“哐当”一声打开,从里面缓缓走出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五官精致、肌肤赛雪、气质出众,与背后阴森肃穆的监狱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要不是身后的女狱警一句:“出去之后,好好做人”,还真让人以为她是不小心走错了地方。

“没人来接你吗?”女狱警问。

黎欣彤茫然的摇摇头。

“走吧。往前五百米有公交站点。”大门在女狱警的叹息声中缓缓关上。

一年前,她是高高在上的黎家大小姐,万千宠爱。一年后,她是刚刚刑满释放的阶下囚,形单影只。

日头很毒,晒在皮肤上火辣辣的疼。可黎欣彤却不愿意去遮挡,她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好好享受过阳光了。

一步步往前走,身后的监狱正渐渐远去,她终于远离那噩梦一样的地方,重获自由了。

路边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那里,似乎在等人。黎欣彤只瞥了一眼就自嘲的笑了。她在期待什么?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今天出狱,又怎么会有人来接她呢?

一路走到了公交站点,等了不到一刻钟,公交车就来了,黎欣彤跳了上去。

一直停在路边的劳斯莱斯里,司机看了一眼反光镜中始终盯着前方默不作声的男人,“薄少,现在去哪儿?”

“跟着那辆公交车。”男人沉声。

下了车,黎欣彤进入一个高档小区,她和未婚夫薄景轩的爱巢就在里面。算算看,自己已经一年多没有踏足这里了,要不是那场意外,也许他们早就修成正果了。

今天,她特意没告诉薄景轩出狱的消息,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更何况现在的她,灰头土脸,实在不适合马上出现在他面前。她想先洗个澡,收拾一下自己再去见他。

明明知道他不在家,可她心里却忐忑不安,整个手心汗涔涔的。颤抖着输入了密码,大门应声而开。

一进门,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隐约还夹杂着浓郁的香水味。黎欣彤皱了皱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迅速走进客厅,整个人蓦然僵在那里。

客厅的地板上,男人的长裤、女人的短裙和贴身衣物散落一地,一直蜿蜒到卧室门口。

卧室的门虚掩着,门把手上还挂着一个火红色的蕾丝文胸。那红色格外的刺眼。

黎欣彤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卧室里,浓重的喘息声愈发清晰、急促,甚至可以听到里面碰撞发出的暧昧的声响。

突然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响起,“景轩,你慢点,我快不行了!”

“你说说看,我和姐姐,到底谁让你更舒服?”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种时候别和我提那个恶心的蠢女人!”男人瞬间变脸,停下动作,一把将女人翻过来,再次狠狠的冲刺起来……

站在门外的黎欣彤耳边天雷滚滚雷,几乎瘫软在地。一个是她的未婚夫薄景轩,另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黎筱筱。他们竟然趁着她在监狱服刑,搞到了一起,还在她亲自挑选的婚床.上做着苟且的事情。

心,像被刀割一样疼。泪水模糊了黎欣彤的双眼,她紧握着双拳,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却感觉不到疼痛。

三年的感情,三年的付出。竟然换来他一句:恶心的蠢女人。

对,她是蠢!不仅蠢,而且傻!

如果不蠢,怎么会和这样的渣男在一起三年都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呢?如果不傻,怎么会帮他顶罪,替他坐牢呢?

房间里,男人的低吼声和女人的呻吟声还在不断地继续着。

她真想冲进去狠狠的扇这两个贱人几个耳光,可双腿却像是灌了铅似的,一步也动不了。

正在这时,跪在床上的女人突然回过头来,似乎像是要亲吻后面的男人,却冷不丁看见如鬼魅一般站在房间门口的黎欣彤,霎时间吓得尖叫一声,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前扑去。

薄景轩背对着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女人的突然离开引起他极大的不爽,他俯身双手提起女人的纤腰,狠狠刺入,“小妖精,看你往哪里逃,老子弄死你!”

黎筱筱一面承受着身后的男人带给她的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刺激和快感,欲仙欲死,一面又实在不能装作视而不见的在姐姐面前继续和未来的姐夫偷情,“啊!景轩,不要了……姐姐……姐姐来了……啊!”

啪啪,薄景轩腾出一只手,在女人的翘臀上狠狠抽了两下,“小荡妇,故意提你姐,是想让我更用力上你,对不对?你再提她,信不信我让你下不来床!”

黎筱筱被身后的男人撞得灵魂出窍,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剩下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

眼前这肮脏的一幕,让黎欣彤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顺着面颊往下流。心更是碎成了一片一片,流着鲜红的血,痛不欲生。

很快,在男人的冲撞下,女人尖叫着攀上了高峰,片刻,男人在一声低吼中释放了自己。

当他抽身下床的一刹那,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黎欣彤,整个人像被电击中,震惊的眼眸中染满了未曾退却的情欲。

他做梦也没想到原本还要在监狱里待上半年的女人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儿,他狼狈的捡起地上的浴巾,胡乱的遮住已经垂头丧气的下半身,“欣……欣彤?你……你怎么出来了?”

黎筱筱不疾不徐的扯过一旁的被子,遮住自己白花花的身体,眼中透着得意的笑,“姐姐,你提前出来怎么不事先通知家里一声,我也好和姐夫一起来接你呀!”

那口气仿佛她才是正室,而黎欣彤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冒失鬼,坏了他们的好事。

黎欣彤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对无耻的狗男女,极力忍住想冲上前去撕碎两人的冲动,冷笑道:“提前通知你们,又怎么能看到如此精彩的禽兽交配戏码呢?”

薄景轩的眼神骤然变冷:“你骂谁禽兽呢?你敢再骂一句试试?”

黎欣彤刚想说话,黎筱筱突然从被子里钻出来,赤身露体的扑进薄景轩怀里,“景轩,消消气。姐姐在牢里待了那么久,难免沾染上一些不三不四的江湖习气。你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黎欣彤怒火中烧,上前用尽全力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打的黎筱筱肿起了半边脸,“闭嘴!贱人!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

话音刚落,又是啪的一声,黎欣彤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男人出手很重,打得她的脑袋嗡嗡作响,血腥味迅速在口中弥漫开来。

薄景轩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放下高高扬起的手掌,将倒在床上哭泣的黎筱筱搂进怀里,“筱筱,你没事吧?痛不痛?”

黎筱筱窝在男人怀里,呜呜的哭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看了着实让人心疼。

黎欣彤抹去唇角的鲜血,声泪俱下:“薄景轩,你为了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当初是谁替你顶了罪?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一年前,在他们订婚典礼的当天,薄景轩因为酒驾不慎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撞死,自己也受了重伤。薄母因为不舍得儿子坐牢,苦苦恳求黎欣彤为薄景轩顶罪。

黎欣彤不忍心看着未婚夫身受重伤还要去蹲监狱,更不忍心看着一个长辈在自己面前又哭又跪,一心软竟然答应了。

薄景轩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丝毫没有一点儿愧疚之情:“当初是你自愿的,我可没求着你替我顶罪。”

黎欣彤的眼泪在这一刻决堤,她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在监狱里受尽了各种折磨,可到头来,这个男人是拿什么来回报她的?

她真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瞎了眼,才会爱上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着,她奋力挥舞着拳头砸向薄景轩,却被男人一把遏住手腕,推倒在地,“黎欣彤,我警告你,如果你还想要薄太太这个位置,就给我消停点。否则,你信不信我让你一无所有!”

黎欣彤勾唇冷笑,“薄景轩,你哪来的自信?你做出这种肮脏不堪的事情来,以为我还会嫁给你吗?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婚约取消!从此以后,大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今天的事情,我会原原本本告诉爷爷,让他老人为我做主!”

薄景轩傻眼了。当初黎欣彤顶罪的事情,薄老爷子知道的时候,法院已经宣判了。这件事后,老爷子对薄景轩一直没什么好脸色。如果再让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自己在企业总裁的位置会不保。

空气中淫靡的气味让黎欣彤窒息,她一刻都待不下去,“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和爷爷说明吧。”

突然一只大手薅住了她的头发,猛地将她扯了回来,狠狠丢在床上,欺身压下。

“薄景轩,你想干什么?”黎欣彤的心里升起一丝害怕。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咯。”薄景轩眼中透着冷厉,“你说如果我把你干到怀孕,爷爷肯定说什么都不会放你走了吧?”

如果有了孙子,想必老爷子对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不会再追究了。说不定一开心,把董事长的位置传给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黎欣彤惊恐的摇头:“不,薄景轩,你不能这么做,不……”

他们在一起这些年,虽然薄景轩时不时会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但她始终坚守着最后的防线,因为她想把宝贵的第一次留到结婚那天,而不是在现在这样被迫的情形下。

“姐姐,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三贞九烈?”黎筱筱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不满十八岁就和男人同居,怀孕堕胎,你干的那些龌龊事儿我都替你害臊。”

黎欣彤闻言,眼睛陡然瞪大,浑身重重的颤栗着,“胡说,你诬陷我!我没做过这些事儿!”

薄景轩怒不可遏的掐住她的脖子,“荡妇!原来你早就给我带了绿帽子!本来我还想待会儿对你温柔点,看来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了!”说完粗暴的动手去撕扯她胸前的衣服,嘶啦一声,薄薄的衬衣顷刻间碎成了破布。

“救……命……”黎欣彤拼命挣扎,双手遮挡着胸前的风景,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呼救声。

薄景轩的双手像是两把大钳子,固定住黎欣彤的身体,让她丝毫动弹不得,“筱筱,还愣着干吗,赶紧过来拍。我要让全西城的人看看,黎家大小姐在床上有多淫荡!”

黎欣彤愤怒的瞪着他,他不仅想强了她,还想拍下视频到处散播。这还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会永远爱她的男人吗?竟然用这种丧尽天良的手段对付她!

“好咧!我来拍,这手机拍视频超清晰。”黎筱筱拿起手机对准黎欣彤。

女人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刺激着薄景轩的视觉神经。在牢里待了那么久,皮肤居然还能那么好,明显是受到了特殊的照顾。这让他更加相信黎筱筱刚才的话,甚至怀疑她和狱警有一腿,不然怎么能提前释放呢?

男人的眼中燃烧着嫉妒的火焰,他用膝盖分开女人的双腿,疯狂的撕扯她下身的衣物。

身下一凉,一根火热的坚硬抵在她的双腿间。

黎欣彤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就在她打算咬下自己舌头的一刹那,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压在身上的重量突然撤离……

黎筱筱不疾不徐的扯过一旁的被子,遮住自己白花花的身体,眼中透着得意的笑,“姐姐,你提前出来怎么不事先通知家里一声,我也好和姐夫一起来接你呀!”

那口气仿佛她才是正室,而黎欣彤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冒失鬼,坏了他们的好事。

黎欣彤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对无耻的狗男女,极力忍住想冲上前去撕碎两人的冲动,冷笑道:“提前通知你们,又怎么能看到如此精彩的禽兽交配戏码呢?”

薄景轩的眼神骤然变冷:“你骂谁禽兽呢?你敢再骂一句试试?”

黎欣彤刚想说话,黎筱筱突然从被子里钻出来,赤身露体的扑进薄景轩怀里,“景轩,消消气。姐姐在牢里待了那么久,难免沾染上一些不三不四的江湖习气。你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黎欣彤怒火中烧,上前用尽全力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打的黎筱筱肿起了半边脸,“闭嘴!贱人!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

话音刚落,又是啪的一声,黎欣彤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男人出手很重,打得她的脑袋嗡嗡作响,血腥味迅速在口中弥漫开来。

薄景轩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放下高高扬起的手掌,将倒在床上哭泣的黎筱筱搂进怀里,“筱筱,你没事吧?痛不痛?”

黎筱筱窝在男人怀里,呜呜的哭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看了着实让人心疼。

黎欣彤抹去唇角的鲜血,声泪俱下:“薄景轩,你为了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当初是谁替你顶了罪?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一年前,在他们订婚典礼的当天,薄景轩因为酒驾不慎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撞死,自己也受了重伤。薄母因为不舍得儿子坐牢,苦苦恳求黎欣彤为薄景轩顶罪。

黎欣彤不忍心看着未婚夫身受重伤还要去蹲监狱,更不忍心看着一个长辈在自己面前又哭又跪,一心软竟然答应了。

薄景轩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丝毫没有一点儿愧疚之情:“当初是你自愿的,我可没求着你替我顶罪。”

黎欣彤的眼泪在这一刻决堤,她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在监狱里受尽了各种折磨,可到头来,这个男人是拿什么来回报她的?

她真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瞎了眼,才会爱上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着,她奋力挥舞着拳头砸向薄景轩,却被男人一把遏住手腕,推倒在地,“黎欣彤,我警告你,如果你还想要薄太太这个位置,就给我消停点。否则,你信不信我让你一无所有!”

黎欣彤勾唇冷笑,“薄景轩,你哪来的自信?你做出这种肮脏不堪的事情来,以为我还会嫁给你吗?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婚约取消!从此以后,大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今天的事情,我会原原本本告诉爷爷,让他老人为我做主!”

薄景轩傻眼了。当初黎欣彤顶罪的事情,薄老爷子知道的时候,法院已经宣判了。这件事后,老爷子对薄景轩一直没什么好脸色。如果再让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自己在企业总裁的位置会不保。

空气中淫靡的气味让黎欣彤窒息,她一刻都待不下去,“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和爷爷说明吧。”

突然一只大手薅住了她的头发,猛地将她扯了回来,狠狠丢在床上,欺身压下。

“薄景轩,你想干什么?”黎欣彤的心里升起一丝害怕。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咯。”薄景轩眼中透着冷厉,“你说如果我把你干到怀孕,爷爷肯定说什么都不会放你走了吧?”

如果有了孙子,想必老爷子对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不会再追究了。说不定一开心,把董事长的位置传给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黎欣彤惊恐的摇头:“不,薄景轩,你不能这么做,不……”

他们在一起这些年,虽然薄景轩时不时会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但她始终坚守着最后的防线,因为她想把宝贵的第一次留到结婚那天,而不是在现在这样被迫的情形下。

“姐姐,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三贞九烈?”黎筱筱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不满十八岁就和男人同居,怀孕堕胎,你干的那些龌龊事儿我都替你害臊。”

黎欣彤闻言,眼睛陡然瞪大,浑身重重的颤栗着,“胡说,你诬陷我!我没做过这些事儿!”

薄景轩怒不可遏的掐住她的脖子,“荡妇!原来你早就给我带了绿帽子!本来我还想待会儿对你温柔点,看来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了!”说完粗暴的动手去撕扯她胸前的衣服,嘶啦一声,薄薄的衬衣顷刻间碎成了破布。

“救……命……”黎欣彤拼命挣扎,双手遮挡着胸前的风景,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呼救声。

薄景轩的双手像是两把大钳子,固定住黎欣彤的身体,让她丝毫动弹不得,“筱筱,还愣着干吗,赶紧过来拍。我要让全西城的人看看,黎家大小姐在床上有多淫荡!”

黎欣彤愤怒的瞪着他,他不仅想强了她,还想拍下视频到处散播。这还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会永远爱她的男人吗?竟然用这种丧尽天良的手段对付她!

“好咧!我来拍,这手机拍视频超清晰。”黎筱筱拿起手机对准黎欣彤。

女人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刺激着薄景轩的视觉神经。在牢里待了那么久,皮肤居然还能那么好,明显是受到了特殊的照顾。这让他更加相信黎筱筱刚才的话,甚至怀疑她和狱警有一腿,不然怎么能提前释放呢?

男人的眼中燃烧着嫉妒的火焰,他用膝盖分开女人的双腿,疯狂的撕扯她下身的衣物。

身下一凉,一根火热的坚硬抵在她的双腿间。

黎欣彤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就在她打算咬下自己舌头的一刹那,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压在身上的重量突然撤离……

黎欣彤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画面让她吃了一惊。

黎欣彤以为自己幻听了,傻愣愣的看着薄衍宸。

“被未婚夫和妹妹双双背叛,清白又差点被毁。难道你不恨?不想报仇?”薄衍宸低沉有力的声音在她耳边悠悠响起。

她恨!她当然恨!他恨不得将这两个畜生千刀万剐!尤其可恨的是薄景轩,她为他顶罪,为他坐牢,他却恩将仇报。今天她遭受的屈辱必定会加倍讨回来,必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黎欣彤咬着唇,眼中流露出复仇的火焰,拳头拽的紧紧的,指节咯咯作响。

虽然她没有回答,可此刻的神情和动作已经出卖了她,薄衍宸勾了勾唇,“我可以帮你。”

黎欣彤闻言,惊讶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帮我?可我并不需要你的帮助。”

薄衍宸挑了挑眉,“你确定以你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报仇?”

黎欣彤的脸色一僵。

薄景轩的背后有强大的薄家撑腰。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和他斗?况且,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光鲜亮丽的黎家大小姐了,只是一个刚刚刑满释放的囚犯而已。

暂且不说黎家根本就不是薄家的对手,就算能与之抗衡,父亲也未必会为了她和薄家撕破脸。

至于黎筱筱,从小就比她受宠。况且她坐牢的事情让黎家颜面无存,父亲心里对她有怨气,肯定不会站在她这边。

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大人物站出来,要助他一臂之力,自然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黎欣彤却不会天真的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就算是,也只会是个陷阱。

“薄先生,帮我报仇这种话似乎不适合从您的嘴里说出来吧?”黎欣彤的语气看似反问,实则拒绝。

“哦?为什么不适合?”薄衍宸的眸底带着几分探究的意味。

这人明知故问吧?黎欣彤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因为您是薄家的人,是薄景轩的小叔,是他的亲人!”

“别跟我提薄家!”薄衍宸的眼神陡然变凉,周围的空气都似乎降到了冰点,“另外,薄景轩也不是我的亲人。大家充其量只不过都姓薄而已。”

黎欣彤被他骤变的态度怔住了,她清晰的感觉到薄衍宸似乎对薄家有很深的积怨。

沉默片刻,薄衍宸又恢复了先前的淡定,“想要报仇,就打名片上的电话。记住,你只有三天时间考虑。”

“为什么帮我?”黎欣彤看着他。

他和她非亲非故,甚至根本就不认识。今天他能出手相救,已是难能可贵,现在居然说要帮她报仇,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薄衍宸的语气依旧冷漠,“你只需要跟我合作。”

黎欣彤心头的疑团更大。

她记得薄景轩曾经说过,薄衍宸的母亲当初意外怀孕,薄老爷子为了家族的颜面,让她把孩子打掉,可倔强的女人,竟然偷偷躲了起来。

孩子出生后,她死活不要薄老爷子的资助,独自抚养孩子,生活的很艰苦,疾病缠身,不幸在薄衍宸七岁那年,撒手人寰。

薄衍宸因为母亲的死一直对薄家有恨,不愿认祖归宗。

薄衍宸会提出要帮她报仇,难道是为了通过打击薄景轩,进一步来打击薄家?

黎欣彤想到这里就觉得全身发毛,她可不想糊里糊涂的就被人当枪使,“跟你合作?我需要做什么?”

女人的眼睛里满是戒备,一脸遇到毒蛇猛兽的表情。

薄衍宸轻轻地嗤笑一声,深不见底的双眸在她身上玩味的打量着,“放心,不会让你杀人放火,也不会让你……出卖色相。”

他的目光过于赤果邪肆,话语过于直白暧昧,黎欣彤的身子微微一颤,两朵红晕浮上了白皙的脸颊。

她是天生的美人坯子,即便是素颜配齐耳短发,都美的不可方物。红红的脸颊像两个熟透的红苹果,可爱诱人,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扑上去咬一口。

薄衍宸心神微微一动,瞬间便恢复了平静,“具体需要做什么,等你同意和我合作后,自然会知道。”

黎欣彤还想说什么,薄衍宸已经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薄少!”一直站在车外的男子恭恭敬敬的朝他颔首。

“我还有点事儿要办,你先送她回去。”

“是!”

驾驶室的门打开,刚才救她的男人坐了上来,发动汽车,从后视镜里看向她:“去哪儿?”

去哪儿?回家吗?

呵!提起她那个家,真是一把辛酸泪。

她虽然是黎家大小姐,衣食无忧,人前看似风光,在家里却不受待见。

她出生后不久,父母离异,她跟着母亲生活。直到十二岁那年,母亲去世,她才被接到父亲身边。

父亲对她一直不咸不淡,那些所谓的父爱都给了妹妹黎筱筱。她坐牢的这一年的时间里,父亲没有来监狱看望过一次,甚至连一封信都没有。

继母邱爱华就更别提了,从小视她为眼中钉。妹妹黎筱筱,更是什么都要和她争,和她抢。

吃的、穿的、玩的,甚至是男人……

虽然她此刻不想回家,可似乎除了那儿,自己真的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黎欣彤叹了一口气,对着前面的男人说:“先生,麻烦送我去红石湾小区。”

男人嗯了一声,随即踩下油门。

一路沉默,车子里安静的可怕,就在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黎欣彤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您好,请问是黎欣彤小姐吗?”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

“嗯,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

“这里是西城福山养老院,您的外婆夏淑芬女士上半年的费用要结了。”

黎欣彤愣了一下:“费用?”

“是啊!刚才薄先生打电话来,说他今后将不再负担这笔费用了,他说……因为你回来了。今天是截止日,麻烦您尽快来我院缴款。”

外婆自从两年前患老年痴呆症后,被送到了福山养老院,每个月的费用由黎欣彤支付。

她服刑后,薄景轩主动承担了这笔费用。

呵!这个男人可真是渣到家了,刚刚醒过来就开始睚眦必报!

薄景轩趴在床上,黎筱筱伏在他身上,用力的推着他。可是,他却像是死了一般,纹丝不动,“啊!!景轩,你怎么啦?你醒醒,醒醒……”

“叫什么叫?他只是晕了而已,死不了!”一个冰凉的男人声音从头顶传来。

“啊!!”黎筱筱又是一声尖叫,“你是谁?为什么随便打人?”

黎欣彤这才看到,床边站着一个陌生男子,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显然是他打晕了薄景轩。

男人迅速扯过床上的被子裹住黎欣彤的身体,下一秒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来,往外走去。

刚刚从恶魔的手中逃离,又立马落入另一个陌生男人的手里。虽然眼前这位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可她一个女人,怎么能任由一个陌生男人抱走呢?

惊魂未定的黎欣彤拼命蹬着两条小白腿,“这位先生,请你放下我,我能自己走路。”

男子充耳不闻,一路抱着她下了电梯,走出单元门,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那里,后排的车门敞开着。

黎欣彤连被子带人被塞进车里,车门在她身后砰地关上。她马上伸手去拉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上了锁。

黎欣彤慌了,用力拍打着车窗,朝着又跑回单元门的男人吼道:“喂!你去哪儿?快放我出去!”

“安静点!”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黎欣彤猛然转身,发现车里居然坐着一个男人,吓得她一个激灵往后退,砰地一声闷响,后脑勺直接撞在车窗上,疼的龇牙咧嘴。

男人双手抱胸,好以整瑕的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弧度。

他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模样,一身昂贵的手工定制西装合体优雅。五官深邃立体,一双深褐色的琉璃目,为他冷峻的外表平添了几分温和清润。

这明明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孔,却又觉得莫名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身上有股与生俱来的矜贵,眸光讳莫如深,仿佛只要看上一眼便会溺毙其中。黎欣彤被这样的目光弄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的拉紧身上的被子,警觉地看着对方,“你是谁?到底想干吗?”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显然对她质问的口气和防御的态度很不满:“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听到“救命恩人”四个字,黎欣彤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刚才救她的那个男人应该是这个人的手下。

这么说,事实上,真正救她的人是眼前这个男人咯。

不知道是因为男人的气场过于太强,还是自己在监狱待久了,有些怕生人的缘故。

尽管对方救了她,可她却依然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

车子里的空间很宽敞,她却觉得无比压抑。

尽量平复了下紧张的心情后,她语气诚恳的开口:“先生,感谢你救了我,请问您怎么称呼?”

男人紧锁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修长的手指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她的跟前。

制作精良的名片上赫然印着“red集团董事长,薄衍宸”。

Red集团是在国外上市的大企业,最近半年才开始向国内扩展业务。所以,黎欣彤对这个企业不太了解。但薄衍宸这个名字,她似乎在哪儿听到过。

薄这个姓氏原本就人数不多,薄景轩姓薄,怎么他也姓薄?

黎欣彤自然而然就把两人联系到一起。仔细看看,薄衍宸的眉眼和薄景轩确实有几分相像,只不过薄衍宸看上去颜值更高,更显成熟稳重,气质更矜贵些。

“您认识薄景轩?”黎欣彤拐着弯问。

薄衍宸点点头,淡淡的开口:“嗯,我是他小叔。”

“小叔?!”黎欣彤瞪大了眼睛。

薄景轩曾经和她说起过,自己有个同年龄的小叔。

那是薄老爷子在三十年前干下的荒唐事。

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叔只比薄景轩大了没几岁,一直被薄老爷子养在国外。

据说小叔从小就很聪明能干,十六岁就不再需要家里供养。后来还成立了自己的企业,混的风生水起。但也很叛逆,始终在国外,不肯回薄家认祖归宗。

老爷子为了小叔的事情,没少上火。小叔是薄家的禁忌,除了老爷子,没人敢提起。

眼前这个人就是传闻中薄景轩的那个神秘的小叔?难怪两人长得有几分相像。可他不是在外国不肯回来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他不是薄景轩的小叔吗?怎么会为了救她一个外人,不惜打晕自己的侄子?

一连串的疑问萦绕在黎欣彤的心头,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叩叩叩,车门被轻扣了几声,车窗缓缓降下来。

“薄少,东西拿到了。”一个红色的手机从车窗外递了进来。

“这不是……”黎欣彤一眼就认出这是黎筱筱的手机。

薄衍宸打开手机,找到一段视频看了起来。

“啊!不要……救命啊!”屈辱的呼救声从手机里传出。

黎欣彤只觉得浑身的怒火又开始沸腾了,伸手本能的去抢男人手上的手机,“不许看!赶紧删了!”

薄衍宸轻而易举的躲开她,冷笑道:“呵!真是精彩!这么渣的男人,当初你是怎么看上的?”

黎欣彤的表情僵了僵,“薄先生,这好像不管你的事儿吧。快把视频删了!”

她不知道薄衍宸拿着这段视频想要干什么,但有一点她清楚,这样的视频留着必定是个隐患,必须马上销毁!

况且,让一个陌生男人看到她受辱的模样,简直是对她的又一次亵渎!

“求求你!把手机给我,好不好?不要再看了!”黎欣彤的声音带着哭腔。

薄衍宸深深的看了一眼快要崩溃的女人,想都没想就将视频删除,然后打开车窗,将手机丢了出去。

屏幕碎裂的清脆声响让黎欣彤的心颤了颤,抬眸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想报仇吗?”薄衍宸突然开口。

黎欣彤在心底冷嗤一声。今天,她算是彻底认清薄景轩这个卑鄙小人的真面目了。

“黎小姐,黎小姐,您还在吗?”长时间没有回话,电话那头的女人有些焦急的催促着。

“我在。”黎欣彤回过神来,抿了抿唇问道:“请问一共需要多少费用?”

“嗯……上半年的费用一共是七万四千元。”

黎欣彤倒吸一口凉气,那么贵!她刚刚出狱,身上可没带那么多现金,银行卡上的工资每月用于支付外婆的养老院费用已经所剩无几。这一年来她又没工作,哪来的收入?

这笔钱,她从来没有开口向父亲要过,父母早就离异,父亲怎么可能愿意赡养前妻的母亲?

她知道这次,自己是非得向父亲开这个口了,否则外婆肯定会被养老院拒收。

不过,她认为父亲应该不会拒绝。不管怎么样,当初她替薄景轩坐牢,父亲曾经收过薄家给的两千万补偿款。

现在,她只是让父亲拿出七万多而已,并不过分。

“我现在马上回去取钱,然后过来缴款。”

汽车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黎欣彤提着行李下了车,走到黎家的别墅门口,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是黎家的管家冯妈。这个从来都没拿正眼看过她的下人,在看到她的一刹那,双眼直直的钉在她的身上,仿佛像是大白天见了鬼的表情,结结巴巴道:“大……大小姐,你……你怎么回来了?”

呵!看到她至于那么大反应吗?她又不是判了终身监禁,永远不能回来了。

黎欣彤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爸在家吗?”

“老爷去企业还没回来,夫人也不在家,您要进去吗?”冯妈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把她当成一个外人。

回自己家,一个下人居然问她进不进去。笑话!

不过她是来找父亲要钱的,现在他不在家,自己也没有进去的必要,“不进去了。我去企业找我爸。麻烦把行李拿到我的房间。”

冯妈嫌弃的瞥了一眼黎欣彤那个颜色陈旧的行李箱,“这……恐怕我做不了主吧?”

黎欣彤被她的态度弄得甚是恼火。放个行李而已,值得那么刁难她吗?

“既然你觉得为难,那我自己放好了。”黎欣彤说完就要往里面走。

“哎……等等……”冯妈上前一步拦住她,“大小姐,不是我不肯帮你放行李,而是……您的房间已经被改成杂物间了。”

黎欣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冯妈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吧,就在你坐牢后。”说坐牢两个字的时候,她特地加重了语气,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这是老爷和夫人的意思。”

把她的房间都给占了?这是要将她逐出家门的节奏吗?黎欣彤暗自苦笑。呵!黎家还真是绝情!

正在这时,一阵刺耳的滴滴滴的汽车鸣笛声从她后方传来。

黎欣彤转身,看到一辆崭新的路虎正朝她这边开过来。

车子擦着她的身边停下,车门打开后,下来的是父亲黎建国和继母邱爱华。

黎建国在看到她的一刹那,愣住了。

黎欣彤上前一步,“爸,我回来了。”

“呦,我当是谁来了呢!”邱爱华阴阳怪气的开口,“原来是黎家大小姐刑满释放了啊!咦?不对呀,你不是还有半年才能放出来吗?难道是越狱了?”

“爱华!小声点!”黎建国皱了皱眉,阻止妻子在大门口嚷嚷,转头看着黎欣彤,满脸的疑惑,“你怎么出来了?”

黎欣彤从父亲眼中看到了明显的疏离,咬了咬唇道:“爸,我表现良好,所以提前出来了。”

黎建国淡淡的应了一声:“嗯,有什么话进去再说。”

客厅里,黎建国双腿交叠坐在沙发里,指尖燃着一根香烟,严肃的看着她:“提前释放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就一个人跑来了?”

黎欣彤的心里一阵寒凉。他并没有像一般做父亲的那样,询问女儿在监狱里这一年有没有受苦,或者是将来有什么打算,而是一开口就质问她为什么不打招呼就回来。

“对啊?你的那个未婚夫薄景轩呢?他没去接你吗?”邱爱华坐在旁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黎欣彤冷冷的看着邱爱华,“他怎么会有空来接我呢?”他忙着和你女儿滚床单呢!只是后半句话她说不出口。

黎建国自然听出她话里有话:“你这话什么意思?他是你的未婚夫,你出狱那么重要的日子,他该不会不知道吧?”

黎欣彤看着黎建国,淡淡的说到:“爸,他已经不是我的未婚夫了。大家分手了!婚约也解除了!”

“什么!”黎建国从沙发上猛地站起来,“你说什么?分手了?为什么?”

“老公,别激动,别激动。”邱爱华连忙扶住丈夫,“这还用问吗?我早就和你说过,像薄家这么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会接受一个劳改犯当媳妇呢?”

“可……欣彤是替景轩那小子坐的牢!”黎建国这时候脑子倒是挺清醒。

“那又如何?”邱爱华冷嗤一声,“薄家当初给了二千万,不就是明摆着把分手费一并给付了吗?要不然替人坐一年牢,也用不着给那么多钱吧?你真当这丫头身上镶金吗?”

黎建国一听,更加上火:“这婚约是当初薄老爷子定下来的,薄景轩这混账小子说解除就解除,像什么话?我这就打电话找他过来!”说完,伸手去兜里摸手机。

黎欣彤上前一把摁住黎建国的手:“爸!您别找他了!解除婚约是我提出来的!”

“是你?”黎建国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开什么玩笑?”

“是我!”黎欣彤说,“薄景轩,他……他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我不能接受,所以……就和他分手了。”她实在说不出口那个女人就是黎筱筱。

黎建国愣了两秒钟,突然扬起手,啪的给了黎欣彤一个响亮的耳光,正好打在刚才薄景轩打过的地方,疼得她眼泪直流。



黎欣彤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就在她打算咬下自己舌头的一刹那,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压在身上的重量突然撤离……因版权原因,《未曾相顾年华里》请到微信公众号【红袖书局】回复:y1008,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上一篇:精品小说《阴妻撩人》全文费阅读-无弹窗 下一篇:精品小说《等你说爱我》全本txt下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友情链接:www.1732.com澳门银河新普京澳门1495澳门银河网址澳门金沙线上娱乐官网